• +86 19895880100
  • wangjinglvshi@qq.com

《白夜行》中几个与知识产权相关的故事

《白夜行》中几个与知识产权相关的故事

《白夜行》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白夜行》围绕着一起起犯罪,层层揭开了男主人公桐原司亮和女主人公雪穗之间类似于虾虎鱼与枪虾之间互利共生的恶,而桐原在小说中说“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中行走。”也暗示了《白夜行》名字的由来。

笔者利用清明长假将这篇小说读完,从知识产权律师的角度尤其关注到了小说中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故事和情节,其中有两个故事作者东野圭吾花了很多精力进行了构思,如下:

1、submarine盗版事件

“submarine”游戏软件是北大坂大学工学院电机工程系第六研究室的学生利用闲暇时间开发的一款游戏软件,游戏内容是尽快击沉潜藏于海底的敌方潜水艇。雪穗的家教老师中道正晴也是该游戏的作者之一。

在一次家教中,中道正晴无意间提到他开发游戏软件的事情,雪穗大加赞赏,中道正晴感到无比喜悦,因为他一直爱慕着雪穗,雪穗则利用这一点提出要看一下游戏卡带,于是中道正晴则将自己平常放在家中的存有“submarine”的卡带带给雪穗看了一下,但没有令中道正晴想到的是,雪穗偷偷拷贝了一份,并发给了桐原亮司。

因为桐原亮司帮助园村友彦制造不在场证明的缘故,园村友彦帮助桐原亮司修改了这款游戏,桐原亮司将修改后的游戏取名为“marine crash”,并成立了“无限企划”公司专门以邮购方式出售。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典型的侵犯著作权案件,但是从小说故事所处的日本八十年代来看,那个时候计算机软件刚刚兴起,计算机软件做为著作权进行保护在日本还没有先例,小说也说了那个时候日本政府开始针对复制软件展开取缔活动,桐原的公司也受到了警告函。对于这一点,作者借主人公桐原的话说“如果打官司,他们大概会判定复制的程序违法”,最好的证据是一九八〇年美国修正著作权法,明文规定“程序为书写者个人学术思想的创造性表现,为著作物”。

日本现行的《著作权法》是1970年制定的,1985年修订的时候对计算机软件开始了明确了保护,这也进一步呼应了小说里所讲的80年代大背景。

2、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数据泄露事件

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是东西电装东京总公司一款内部软件,包含了诸如金属加工方面的热处理、化学处理等生产技术数据。而Memorix软件开发强力促销的金属加工专家系统跟东西电装公司的生产技术专家系统数据基本一模一样,后来发现是有人以不正当手段侵入专家系统,利用公司内部的工作站,复制了整个生产技术专家系统。

在这起泄露事件中,雪穗依然起到了关键作用,其丈夫高宫诚就是在东西电装京东总公司专利部工作,专利部的员工因为平常需要搜寻专利数据,均已经取得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软件的用户名和密码,而雪穗则是偷偷记录了高宫诚抄在工作证后面的用户名和密码并发给了桐原亮司,桐原亮司化名秋吉雄一进入Memorix软件公司工作,并担任主任研发员,Memorix进而掌握了相关数据。

虽然在小说中,东西电装公司负责调查软件泄露的人认为是构成侵犯计算机软件,但是从泄露的对象来看,应当还包括了东西电装公司的部分商业秘密,主要是生产技术数据。80年代的日本,对于商业秘密的保护主要还是通过民事事先约定的方式提供合同法上的保护,直到1990年日本修订《日本不正当竞争防止法》才首次增设商业秘密条款,笔者不知道东野圭吾有没有对日本的商业秘密作专门的研究,但是小说中没有提及商业秘密的具体保护确实也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

除了上述两个案件外,《白夜行》里还提到了很多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情节,比如小说第七章的开篇定格在“涡电流探伤线圈之形状”申请书上,这份专利申请与寻找汽车水箱排水管缺损的器具有关,比如小说中人物三泽千都留是是东西电装的派遣员工,在派遣到东西电装工作期间主要负责整理专利(将微胶卷记录的专利数据改称为磁盘记录),比如“个人电脑商店mugen”盗版高尔夫游戏以及超级马里奥,以及后来筱冢药品数据泄露事件。

由此可见,东野圭吾对于知识产权有一定的研究,否则其不可能描写这么多跟知识产权相关的情况,借着《白夜行》这部优秀的推理小说,我们也可以对日本的技术发展以及知识产权保护多一些认识。

王晶律师

2018年4月7日

 

王晶律师

律师、专利代理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上海市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