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9895880100
  • wangjinglvshi@qq.com

我一直在律师整理工作的道路上

我一直在律师整理工作的道路上

做律师也没几年,办公室里的资料多得倒像干了好多年,明明好几个柜子,但是该在某个时间点出现的资料总是不能乖乖报到,这不得不让我产生深深的担忧,再干几年下去,办公室里唯一能找到的就是我自己这个大活人了。

衡律师经常感慨我桌面的整洁,当然这是对比岳律师的办公室后得出的结论,岳律师的办公室确实只能竖着进去。被衡律师夸过几次后,我以为我真的在整理这方面很在行了,果不其然,这几天的办公室已经乱得跟巴以边境一样。

今天早上,我放下了手上所有的活,开始倒腾我办公室的几个柜子。平常最不容易宠幸的一个柜子里是我首先要清理的对象,里面有好多张奥特曼的光盘还有一个已经过了诉讼时效的公证书以及装着各种材料的文件袋,有几个文件袋里保留着我从做律师以来的所有往来快递封面,我真的不是有收集这个爱好,而是为了在立案庭的时候能更理直气壮:法官,你看,我没有过期限的,我是X年X月X日收到这封邮件的,根据法律规定(此处略去一万字),所以说当个律师容易吗?我甚至还从柜子里翻出了我已经记不起的一个法律咨询,诸如此类,该扔的还是要扔的,有人说:提升生活的品质最简单的途径就是扔掉不需要的东西,王律师说:提升律师执业能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清理掉那些已经没有任何价值的案件材料。

这些整理工作看似简单,实则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一些材料,在扔不扔之间,我一直深深地徘徊着,但最后还是但有一丁点用处的我都不会扔,就像《国产凌凌漆》里面达文西跟凌凌漆的对话:就算是一张卫生纸也有他的用处,秉承这个扔东西原则的后果就是我的大部分所谓有用资料都被我扔了。

与此同时,电脑里的文件资料也需要整理,很多案件结了,但是还占据着从几兆到上百兆不等的硬盘容量,本身工作用的苹果电脑容量就不大,曾几何时一打开我的电脑就看见硬盘容量飘红,整理电脑里文件资料其实比整理纸质资料还难,不仅仅是剪切和粘贴,还有文件、文件夹的重新命名,就像一个整洁的办公室能让人产生工作的激情,一个条理分明的电脑文件夹也能让你事半功倍,你不要跟我谈电脑硬盘的搜索功能,我需要的是能够最快地就点击开所需要的文件。

好了,不多说了,我整理去了。

王晶律师

2016年4月22日

版权声明:本网未注明授权转载的文章均为王晶律师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商业使用,请联系王晶律师本人,手机:18012982220

王晶律师

律师、专利代理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上海市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