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律所值得律师选择加入

律师越来越多,律所也越来越多,律师选择律所的机会也越来越多,而律所经营却越来越难,有感于我本人最近的转所,当重新需要选择律所时,却发现我们其实要得没有那么复杂​。

那么,我们究竟需要一家什么样的律所呢?我认为从律所和律师的关系而言,这样的律所应当是“以律师为本”,所谓以律师为本,就是凡事从律师的角度出发进行决策,从更有利于律师执业的角度去进行管理,这就是以律师为本。一家律所如果不想着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律师执业,这家律所必定没法做大做强。

而本文接下来要论述的四大要素,均是在律所应当以律师为本这一指导思想​展开的。

01 办公环境配置合理

办公环境需要考虑包括律所选址、合伙[……]

继续阅读

我们口里所谓的专业律师可能并不具有专业

执业这么多年来,比较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在今年才完完整整看完大卫·梅斯特写的《专业主义》这本书,也正是因为这本书,我对于什么是专业律师有了新的认识,这些新的认识我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给大家。

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专业律师和万金油律师好像是相反的一对词,我们所指的专业律师通常是从事某一专业领域的律师,比如建筑房地产律师,比如知识产权律师,这里的专业更多的是指技术层面的,而我们说一个律师专业,通常也是指他在处理某类问题时经验更丰富,我们几乎很少从服务的态度或感受去评价一个律师,如果我们把服务态度作为一个律师是否专业的衡量标准时,会发现我们对于专业律师的认知可能时颠覆性的。而万金油律师在我们律师看来往[……]

继续阅读

律师如何进行有效地倾听?

作为一名律师,没有什么是比倾听更需要掌握的沟通技能了。优秀的律师一定是优秀的倾听者,而优秀的倾听者则意味着能够正确理解对方所要表达的内容,并作出准确的回应。

那么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倾听者,根据大卫·梅斯特的观点,优秀的倾听者大致具有如下22种特点(具体可以参考大卫·梅斯特《值得信赖的顾问》第112-113页,机械工业出版社2022年第1版),但我觉得大卫·梅斯特所总结仅是优秀倾听者的特点,虽然也提及了倾听时需要注意的事项(比较少),但没有具体说明如何进行有效的倾听,因此这里我结合律师工作的实践,总结出以下6个方法:

1、准时到达

准时,几乎是人与人相处的基本准则,而对于律师而[……]

继续阅读

关于注销知律圈微信公众号的说明

昨天我将《知律圈》微信公众号改名为《青律指南》,改名的原因是因为《知律圈》跟别人已经在先注册的“知律”商标构成近似,为了避免以后的争议,所以改名,但是今天,我仍然决定注销,注销的原因有必要说明一下。

《知律圈》其实是我去年春天左右创建的一个微信公众号,其口号为“与知产法律人共成长”,从口号也可以看出其定位,说实话,这样的定位在知产律师圈也确实很少有人做,但由于我平常太忙,没有时间去进行原创工作,因此我将这部分的工作分给了团队的小伙伴,他们负责联系一些原创作者,将涉及知产律师成长话题的文章授权转载到《知律圈》,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知律圈也积累了一部分粉丝,但是始终不温不火,而更新工作日渐称[……]

继续阅读

2022年,争取做一个不加班的律师团队

晚上,客户突然来了紧急情况,要在深夜赶一份法律文书,我随即打开电脑,然后开始码字,说实话,执业快八年了,助理也越来越多,但感觉自己还是忙得跟狗一样,写作的过程中突然想要另做一个案例检索,于是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我的一个助理发了一条短信,大概就是能不能协助我处理一下工作任务,助理许久回复,大意就是这会在和朋友约会,如果紧急的话明天早上处理,我只能回复已经处理好了,然后默默地点起了一根烟,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这一届的小朋友真的特别讨厌加班,我也能理解,并且小心翼翼地配合着他们的情绪,深怕有一天他们会突然把我炒了,那我就成了孤家寡人,而实际上律师这份工作有的时候确实是身不由己,客户的需求在哪,律[……]

继续阅读

最高法批复明确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滥用权利的原告赔偿被告合理开支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被告以原告滥用权利为由请求赔偿合理开支问题的批复》已于2021年5月3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40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1年6月3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21年6月3日

法释〔2021〕11号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被告以原告滥用权利为由
请求赔偿合理开支问题的批复
(2021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第1840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6月3日起施行)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关于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被告以原告滥用权利为由请求赔偿合理开支问题的请示》(沪高法〔2021〕21[……]

继续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法释〔2021〕13号(2021年5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39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7月5日起施行)

为正确审理申请注册的药品相关的专利权纠纷民事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结合知识产权审判实际,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当事人依据专利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提起的确认是否落入专利权保护范围纠纷的第一审案件,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管辖。

 第二条  专利法第七十六条所称相关的专利,是指适用国务院有关行政部门关于药品上市许可审批与药品上市许可申请阶段专利权纠纷解决的具体衔接办法(以下简称衔接办法)的专利。[……]

继续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二)

  •   法释〔2021〕14号

  (2021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第1843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7月7日起施行)

为正确审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植物新品种权(以下简称品种权)或者植物新品种申请权的共有人对权利行使有约定的,人民法院按照其约定处理。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共有人主张其可以单独实施或者以普通许可方式许可他人实施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共有人单独实施该品种权,其他共有人[……]

继续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   法释〔2021〕15号

2021年6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

1841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8月1日起施行)

    为正确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因信息处理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人脸信息、处理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生成的人脸信息所引起的民事案件,适用[……]

继续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对注册商标权进行财产保全的解释

  (2000年11月2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44次会议通过,根据2020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23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等十八件知识产权类司法解释的决定》修正)
  为了正确实施对注册商标权的财产保全措施,避免重复保全,现就人民法院对注册商标权进行财产保全有关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人民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采取财产保全措施时,需要对注册商标权进行保全的,应当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载明要求商标局协助保全的注册商标的名称、注册人、注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