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到底有没有治好我的精神内耗

这两天被二舅的视频感动了,于是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二舅有没有治好我的精神内耗。

首先需要探讨的是,我到底有没有精神内耗?如果有,具体又是什么?

说实话,在没有看二舅的视频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精神内耗,但是我明显感觉到焦虑啊,在四十岁的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我发现我的人生已经走了一大半了,保守估计,我活不过80岁,我自己设定理想年龄上限是60岁,或者60岁都活不到,由此可见我是一个悲观的人,人生过半却发现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这其实是最大的焦虑。

看了二舅的视频之后,我去查了一下精神内耗,根据《反内耗》这本书的定义(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一本书),所谓内耗就是个人因注意偏差、思维困扰、感受与理智冲突,体验到的身心内部持续自我战斗现象。这里提到战斗了,按照这个定义,我上面的焦虑还不属于精神内耗,因为并没有两种思想的激烈斗争。单纯的焦虑不属于精神内耗。

那么除了上述的焦虑,我还有其他接近于精神内耗的情形吗?我有哪些犹豫不决、左右摇摆、前思后想、举棋不定的事情吗?我想了又想,发现目前属于上述的情形就是一面喊着减肥、一面是管不住嘴之间的矛盾,但这也不属于精神内耗,难不成是我每天需要考虑的三个问题,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好像这个也不属于。

综上,我似乎没有精神内耗。

后来又看到有人说二舅的视频治愈了很多年轻人的精神内耗,突然顿悟,原来我已经不属于年轻人的范畴了,所以我没有精神内耗,这么一解释,突然就能自圆其说了。

其次,我对于二舅视频的评价,确实很感人,一个自强不息的故事。

在二舅的视频里,我看到了生命的力量。我联想到我所在的老家村庄,有个快100岁的老太太,平常自己种菜、卖菜,和自己年过半百的儿子一起生活,老太太的儿子因为身体残疾,终身未婚,但是跟二舅故事不同的是,平常都是这个老太太在照顾自己的儿子,她身体好的时候甚至能踩着三轮车让自己的儿子坐在车上,拉着他去菜市场一起卖菜,而像老太太这样情形的,在农村还有很多。老太太前段时间过世了,在距离她100岁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本来她可以更圆满一点,但我转念一想,能活到这么大,不已经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了吗?

我又联想到《谭谈交通》里有一期谭乔采访一个路人,那个路人父母不在、妻子不在,唯一相依为命的就是自己残疾的弟弟和一条狗,但是他依然在努力活着。

即便是最平凡的人生,也能活出光彩和饱满,这大概才是很多人对于二舅视频念念不忘的缘故。

最后,作为一个知识产权律师,对于二舅在自己制作的家具上贴上上海牌这件事还是要提醒一下的,这有可能是涉嫌商标侵权的,不过从贴牌时间来看,相关行为可能是在我们的商标法还没有出台之前,所以你二舅还是你二舅!

发布者

王晶律师

律师、专利代理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上海市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