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9895880100
  • wangjinglvshi@qq.com

律师工作极简主义初尝试

律师工作极简主义初尝试

最近我在不停地扔东西,源于日本极简主义教父佐佐木典士的影响,至于如何我被洗脑的过程,可以感受一下这篇文章丢掉不必要的东西,人生更快乐!极简主义者佐佐木典士:「物品不是我们的主人」

在所有被扔掉的东西中,最舍不得是一个很早就使用的公文包,在一次拉链没法合拢之后,我仔细看了看他的外观,实在是破旧不堪,已经无法再拎着它出入法庭,这只包用了两年,陪我走南闯北,在基层法院逗留过,也在高级法院亮相过,现在只能通过往昔的照片一睹它的风采。极简主义的精髓在于扔掉不需要的东西,这对于怀旧的人是一个挑战,可以说我就是一个细致到购物小票卡都会好好保存的人(律师的职业病),但是当我仔细回想这些事情的意义时,可能任何意义都没有,我们总是尽量保存我们活着的痕迹,但却忽略了活着的过程。
在我律师执业的过程中,曾经有段时间我痴迷于将生活与工作完全分开,于是乎手机号码必须两个,一个工作,一个生活,笔记本也要家里一台,办公室一台,甚至连手拎包也是工作一种风格,生活一种风格,这种物质上的人为分离并没有让我觉得工作和生活泾渭分明,相反,很多时间花费在到底是选择办公用品还是生活用品上,并且大大增加了管理物品的时间成本,而这些跟中国人的处事又格格不入,客户需要的是你24小时开机,可以说,当你花费在时间管理上的时间越多的,是到了该考虑一个问题的时候了,我们究竟需要多少东西才能满足工作或生活的需求,答案其实很简单,越少越好。
所以我将我的微信个性签名改成了:物质越少,精神越自由。譬如智能手机,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在获取资讯的同时,我们也被智能手机占用了太多的时间,而忘记了手机原本就是用来联络的,而不是变成阅读和知识获取的来源,互联网时代,完全拒绝智能手机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把对它的依赖降到最低,可以说,除了接打电话以外智能手机真的不是不可替代的。
对于律师工作来说,极简主义就是回归到律师工作的本质,这个本质就是用法律维护当事人的权益,我们也需要借助一些现代化的工具,但是最大的工具便是法律本身,所谓听说读写,也就是律师技能的全部体现了,虽然现在很多律师习惯用电脑撰写法律意见,但是我们依然离不开纸笔,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开始尝试做一些努力,比如,将工作电脑减少至一台,将手机号码减少至一个,这是我律师工作极简主义的初尝试,或许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2016年11月4日

版权声明:本网未注明授权转载的文章均为王晶律师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商业使用,请联系王晶律师本人。

王晶律师

律师、专利代理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上海市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