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9895880100
  • wangjinglvshi@qq.com

一个知识产权律师的成长历程

一个知识产权律师的成长历程

文/王晶律师  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

大家好,很高兴跟大家分享。我的题目叫《一个知识产权律师的成长历程》。实际上就在此时,我觉得自己的成长远远没有完成。我跟很多律师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一开始执业就是以专业化领域为方向,并且我做的是诉讼。从执业以来也一直是从事的知识产权方面的一些案件。可能有很多律师想对知识产权感兴趣,有可能以后会从事到这个领域里面来,那我就结合自己的一些个人体会,谈谈我对知识产权律师的一些认识。

前面算是一个开场白吧,我先简单的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执业于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本人是律师,也是专利代理人,我本科是学的农业,研究生读的法律硕士。

互动嘉宾的乔万里律师,我确实跟他比较有缘,上次我们在另外一个群里互动,关于京东抄袭问卷网的问卷,里面涉及到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我们做了一个探讨。今天,希望能够跟乔律师以及其他群友进行互动。

一、个人的成长经历

1、坚持决定一切

在进行这个分享之前,我想谈谈坚持。我的执业年限不是很长,跟群里面很多律师朋友相比,人家有的已经执业七八年,但我觉得,不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律师。我觉得有一些东西是相通的,那就是你对这个职业有没有一种坚持。我那时候读研的时候,我说实话我考研也是为了做律师。然后读研的时候呢,没想过做知识产权方面的律师,后来是因为我有一些同学他们在考专业代理人的证,然后我那时候闲的没事干,觉得我要考一下,侥幸的是,在毕业之前我考过了。后来考过了之后呢,我当时的选择就是,要么进专利代理所,要么进律所。后来在一个学长的引荐下,我就进了我现在的这个所,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一家既可以从事专利代理也可以开展律师业务的双证所。

我们所是那种全提成的所,前期的话生存压力非常大,有很多的新来的律师坚持不了就离开了。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一方面是归功于我对律师职业的热爱,另一方面,也归功于我们所的主任汪旭东律师,他一直在耐心细致的带着我。

记得第一次开庭我是跟着我们主任到最高人民法院开庭的。当时到达北京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跟主任两个人在一个民居的屋檐下面躲雨,觉得很恍惚。我当时就不停地冒出一个念头我说我就这么做律师了?我一直不敢相信。在大概几个月之前我拒了一个待遇非常好的一个offer。

我的律师之路是一个华丽的开始,因为很多律师可能打了很多官司都不会去到最高院去有一个办案的经历。跟着主任后面办案,我觉得就是多学多看,而他的一些细节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

比如有时候跟他一起到食堂去吃饭,他会把餐盘端着然后送到收餐盘的地方,他会等着那个服务员把餐盘接过去他再走,而不是像我们很多人直接把餐盘往那儿一放。比如说进电梯,他会主动的站在电梯的那个按钮的地方。而这些带给我的一个感受就是,我觉得做律师有时候更是一个学做人的过程。

我很庆幸的是在我在一开始做律师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律师。我觉得好律师这个称呼是非常不容易的,你可以是一个成功的律师,但你想做一个好律师非常非常的难。

在经过了第一年非常痛苦的煎熬之后,我开始慢慢的有了起色,我开始不为生计发愁,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对案件的一些思考上。

我到现在为止一直保持着几个习惯,第一个习惯我的周一到周四肯定是穿正装的,周五因为会有应酬相对随意一些。第二个的话我会每个月定时买书。我记得我当时拿到了第一笔律师费,我就激动的就是去买了一套叫《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观点集成》,就是刘德权主编的那本书,很有名的。那本书打完折也要将近三百块钱。现在买书也是成为了一种习惯,接触到新的案件我的一个习惯还是先买书学习下。第三个习惯就是我比较喜欢写文章,去年一年我大概写了五六十篇文章是有的,当然也不是太多。比那些每个星期都写或者隔两天就写的差一点。但是我觉得你每年写这么多,坚持十年,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景,其实很多事情真的是在坚持。

2、生存比发展更重要

我的前期还做很多民商事案件,比如说我在我们所有人喊离婚律师,因为我办了大概七八件这样的案件。我也做过合同方面的诉讼,我觉得合同这一块实际上是民事诉讼的一个重中之重。我还代理过刑事案件,也做辩护人,目前我手上有一个刑事案件。我觉得专业化的发展不应当排斥其他领域的一些案件。虽然说你一开始是要去做专业化,但实际上律师刚执业的初期,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生存。换句话说就是说律师的生存比发展更重要。

这句话是我在西南政法大学有一本《大律师如是说》,里面一个律师这么讲,他说律师的生存比发展更重要。

我一开始就清楚的知道,你只有活下去才能谈以后的追求,所以我一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案子都做的,包括劳动争议的案子我也做,这也是我跟很多从专利代理人或者商标代理人转到律师行业的知识产权律师不一样的地方。我觉得只要自己能静下心来把案情摸透之后,就算遇到其他民商事案件也能做好。

3、写作是最好的营销

说到生存问题的话,就得谈谈案源问题,实际上这个问题不仅是知识产权律师会遇到的问题,而且应该是每一个纯提成律师遇到的问题,也就是说我的业务案源在哪里?目前我的案源主要来自于两部分,第一是其他律师的合作案源,第二是通过律师营销开拓的个人案源。而律师营销中,我一直坚持写作是最好的营销。

我平常比较喜欢写文章,做律师之后开设了专门用于写作的博客和微博。最近还建立了个人网站。我的每一篇文章的标题我都会加上“知识产权律师王晶”这样的一个字眼为了让搜索引擎更容易检索到。

文章可以是专业的,前不久接受长江商报的一个采访,当时她找到我的原因是看到了我在网上写的一篇关于美国专利法的文章。

文章也可以对当下的司法制度、实践做法提出善意的批评。有一次我到南京某法院立案,看一个告示说,律师代理的案件立案时如果对方当事人是个人的,必须要提供对方的身份信息。从民事诉讼法的角度来讲,只要被告是一个确定的被告,我这个诉状能够送达就行了。我觉得这个规定很不合理,而且有违法嫌疑。后来写了一篇文章《由一则告示谈律师的执业环境》,没想到真的被法院的人看到了,现在再去该法院已经看不到那条告示了。

写作是个长期过程,但是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如果说你的方向是学者型律师的话,那么写作更是必不可少。

二、知识产权律师的现状

1、对于知识产权律师的三个误解

第一个误解:做知识产权律师需要懂专利

大家听了我的背景,可能就觉得好像知识产权律师是不是都有理工科背景或者说一个专利代理人会好一点。我觉得如果你要从事专利方面的诉讼,那么当然有一个理工科的背景,对你理解一些技术问题会有帮助;如果你是从事商标或者版权,或者其他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纠纷,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必须的条件。

第二个误解:知识产权律师很赚钱

我们国家对于知识产权是越来越重视,但这跟赚钱并没有必然联系。

我本身虽然做知识产权案件,但是我也做其他案件,相对于律师收费的话,除非你碰到那些重大案件,知识产权一般案件的收费往往不是很高,比先民商事案件可能还要低一点。

第三个误解:转型做知识产权律师很难

大家可能觉得说我平常就是做诉讼业务,我平常就是做劳仲,我平常就是做婚姻,那我以后做知识产权行不行?我觉得只要抱着一种学习的态度,并且坚持下去,我觉得知识产权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反正,我后来发现,知识产权有些法律问题甚至没有一些民商事案件的法律问题那么难。

2、知识产权律师的知识储备:

如果想能够熟练地办理知识产权案件,你需要从哪些方面去增加知识储备,这里我谈谈我的体会。

我目前商标专利,还有版权、商业秘密的诉讼都有涉及,这里向大家推荐几本可能对大家专业化这一块比较有帮助的书。

专业这块,国家知识产权局出的《专利审查指南2010》肯定是必看的,而且是需要看好几遍都不为过的一本书,专利的一些最基本的法律术语,例如新颖性、创造性的规定都在里面。这本书我强烈推荐给大家。

另外还有本书就是著名的专利代理人吴观乐老先生的《专利代理实务》,是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我也推荐来看一下,虽然说它是代理方面的书,但是它对于专利诉讼中的经常会碰到的一些就是法律问题也相关的解释。另外还有一本很著名的书叫《中国专利法详解》,是尹新天写的。那本书很厚,把整个专利法每个条文都进行了一个解释。这几本书我觉得是应该是我们做专利代理人或者说做专利诉讼律师比较认可的几本也是比较权威的几本书。其他的话大家觉得有好有坏,我这里就不推荐给大家了。

版权这块,我说实话也不知道是哪些书会比较权威。但郑成思老先生肯定是版权的一个大家,他有一个《版权法》上下两册,大家可以买来看看。另外就是华东政法大学的王迁教授他写的一些知识产权方面的一些书我觉得可以看看。我觉得他在网络版权这块研究的特别深,前段时间我也刚看完了一本叫《知识产权间接侵权》,我觉得里面很多写的特别好。特别是对于信息网络传播权,避风港原则,红旗标准等等,这东西都做了很详尽的阐释。

商标的话,我看的不是太多,但是杜颖有一本《商标法》我觉得写得很好。不是很厚的一本书但是把商标里面方方面面问题都写到了,而且这本书现在已经是第二版了。上面都是一些学者写的书,比较官方的一些书,但是我觉得作为律师可能还要多看看法官写的书,像比如说著名的孔祥俊、周云川。

3、知识产权诉讼的基本模式

另外一点,谈一下知识产权诉讼的一个基本模式吧!我觉得知识产权诉讼是有基本模式可循的,跟很多民商事案件不一样的地方,你比如说像合同纠纷案,你要证明合同成立可能是从要约、承诺各个环节证明合同成立。合同生效,排除法定无效条款那些东西证明合同生效。它的举证,民商事案件的举证有特点就是他不可能归纳出一个模型出来,因为你的纠纷永远都是那么独特,就算是两个很相近的案件,他们的法律点可能也不同,这种不同的法律点决定了他举证肯定是不一样,而且每个案子的事实也不一样。但是知识产权案件跟民商事案件相比,这块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知识产权案件几乎就是这么一个套路,那这个套路就是首先你要证明你的权利基础。你不管是版权商标还是专利,你都得要用一个东西证明你有专利权,你有商标权有版权。除了证明权利基础的模式,第二个,因为知识产权纠纷基本上很多都是属于侵权,不是属于确权,比如说像什么专利权的归属啊,确权也有,但是那个不是一个主流,它的主流还是侵权。因为中国现在山寨特别特别的严重,所以在举证的第二条就是一个侵权事实。侵权事实这一块实际上也是有模式的,比如说你说别人的作品侵犯了你的作品,无非就是要证明对方的作品跟你的这个作品实质性的相似。或者说你要证明对方产品录入了你的专利权保护范围。无非就是把对方的产品拿过来跟你比,所以说侵权事实这一块实际上也差不多。第三个就是一个在赔偿这块,知识产权诉讼更多的采用的是一个法定赔偿。就是说我们不是主张我们的损失,也不是证明对方的获利,而是由法官根据这个案情来酌定一个赔偿数额。所以说这块的我觉得是因人而异,我有时候打专利诉讼这种批量性的案件我可能不会做这个工作,但是可能有个案的话,而且对方的材料比较充足,我会把这一块的工作尽量做的细致一点。除了刚才我说的权利基础、侵权事实、损失赔偿,另外还有知识产权案件很特别的一个地方就是维权的合理费用可以要求对方来承担。所以说一般这个时候的话我们会把这个律师费、公证费,以及这个维权过程发生的其他合理费用,一并放在这个里面做一个举证,要求被告来承担。所以说这么看来,可能知识产权案件在举证这一块确实是比较简单,我觉得其他民商事案件确实比较难有一个模式,可能侵权比如人权这块,就是从四要件这个方面入手,但是你去证明四要件的时候可能每个案子都不一样。但是知识产权的几个方面,权利基础、侵权事实这是必须要具备的,赔偿损失跟维权合理费用视情况而定,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但是我觉得在知识产权案件举证一块的这种特点,倒也不是说它的法律问题很简单。这个我自己分析了一下,我觉得在知识产权诉讼案件里面,专利诉讼主要是偏向技术问题和事实问题的解决,商标的话我觉得介于专利和版权之间,而版权问题主要是理论问题。

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么多了,时间也差不多有四十分钟。我相信每一个律师他都有自己做律师的理由;每一个成功的律所,他都有自己成功的方式;而每一个青年律师他都有对律师职业的一些思考和体会。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觉得不想做一个好律师的律师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律师。律师这个职业,可能我们像我现在这个年龄的话可能还不会赋予太多的社会责任,但比如说像我接触的那些主任级的律师,他们可能会把时间用在一些法律援助,用于政府提案这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上。但是不管怎样,我觉得大家都一直在努力,坚持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只有坚持下去才能做好。

这个行业我觉得是需要一些有理想、有思想、有想法的同志在里面,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那个酸甜苦乐,每代律师都有每代律师的酸甜苦乐。

 

版权声明:本网未注明授权转载的文章均为王晶律师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商业使用,请联系王晶律师本人,手机:18012982220。

王晶律师

律师、专利代理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上海市协力(南京)律师事务所!

Leave a Reply